7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央视【东方名家】系列光碟《实战网络销售》张有为讲师,集8年的企业网站推广、网络营销策划和网络营销实战经验,先后为两万多家中小企业成功实施了网络营销培训。
 
详细企业介绍
【奥鹏网商学苑】??? ??????奥鹏网商学苑是由上海奥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商张有为先生创立并亲自授课,为中小微企业与个人做网络营销的落地执行系统和网上操作实战技能培训,经过2~3天或1~3个月的实战 更详细
  • 行业:网络营销/推广服务
  • 联系人:张有为 先生
公告
2011年在东方名家开讲《实战网络销售》并发行光碟。2013年在深圳、温州及上海通过网商总裁班,带领60个老板,保姆式传帮带一年,现招收老板学员中……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ali15866693137
员工
yxueting
供应商
sdpyyzc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管家婆彩图大全2018

《大家·影像》大学生网络影视鉴赏评论节目《脱影而出II》之八: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19-10-09   阅读( )  

  原标题:《大家·影像》大学生网络影视鉴赏评论节目《脱影而出II》之八:一个时代的象征——漫谈香港黑帮电影帝国构造史

  2017年9月, “大家谈影视”连续展映了山东艺术学院传媒学院2015级影视学学子自创的网络影视鉴赏评论类节目《传媒影像力》5集,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反响,在腾讯视频、搜狐文化频道播放量均创下可喜成绩,5集作品也全部被著名公号“龙叔的电影放映室”转发。2018年12月“大家谈影视”再接再厉,再次集中展映由山东艺术学院传媒学院2016级影视学39位学子独立制作的8期网络影视鉴赏评论类节目《脱影而出》,产生了更大的社会反响,在腾讯视频、搜狐文化频道播放量均再创新高,8集作品被“龙叔的电影放映室”再次转发后产生了积极的社会影响。

  该节目系山艺传媒学院副教授刘强博士担任的《电影前沿问题专题研究》课程的衍生物和教改成果。该课程不再停留于让学生撰写单篇电影评论,而是让学生独立制作影视鉴赏评论类网络专题节目,聚焦影视文化热点,深度透视影视创作艺术,探索影视发展规律。该档节目从选题、撰稿、主持、摄像、导播、剪辑、录音全系2017级广编专业(电影学方向)的20名学子独立完成,对学子网络电视节目制作是一次极大的锻炼和学习。今天,“大家谈影视”将连续展映学子的8期节目。本期我们展映的是《脱影而出II》之八一个时代的象征——漫谈香港黑帮电影帝国构造史。

  吴宇森导演曾说:“电影中的枪并不是用来杀人,而是一种讲述人生的方式。”黑帮电影作为一种独具特色的类型电影,既有动作片的紧张激烈,也有武侠片的快意恩仇,更兼具了恐怖片的离奇惊悚,与其说跟犯罪有关,倒不如说跟“浪漫”有关。在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生活压力普遍增加的今天,黑帮电影无疑成为了人们在精神领域寻求逃避的一个理想出口。

  黑帮电影是类型片的一种,与警匪片不同的是黑帮电影虽然经常出现警匪元素,但侧重点为黑帮本身的势力扩张与内部斗争。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灯红酒绿的拥挤都市,内地移民的低劣生活,动荡不安的社会局势都为香港的“黑帮片”提供了合理的现实背景。

  1986年,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它大到在每一座大大小吴宇森拍摄了《英雄本色》,影片成功塑造了一个信奉江湖道义,富有古典道德精神的小马哥形象。小马哥举手投足中透露出的自信与潇洒,为万千少女所着迷,成为一代观众心中不可替代的经典。

  无论是《喋血双雄》、《英雄本色》、还是《纵横四海》之类,在吴宇森的电影中,暴力从来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作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呈现在观众面前,以中国传统的侠义精神为影片主要的思想内核,以视听形式上的高度风格化作为类型特征,吴氏电影所独具的”暴力美学“魅力吸引了一大批不分国别的观众在此驻足,更是成功打造了一个无可替代的香港电影中的理想主义英雄时代。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吴宇森电影最大的特点在于他的暴力美学,那么老师我想问一下,这个吴氏暴力美学的奥秘在什么地方呢?

  邵猛老师:提到暴力美学,吴宇森是最早被贴上这个标签的电影导演之一。一般观念会认为,暴力和美学是属于两种不相关的东西。暴力会表现为血腥、残忍等一面,容易引发观感的不适,而在吴宇森的暴力美学之下,他所呈现出的暴力成为一种艺术化的表达,进而给观众带来审美享受。吴宇森的这种影像风格也是受到了一些电影导演的影响,一个是香港武侠片大师张彻,吴宇森曾在他身边做了十年的助手,很深刻的受到了张彻武侠片的影响,从穿长袍戴斗篷的古代侠客变成了穿风衣戴墨镜的现代人;另一个是法国导演梅尔维尔,吴宇森经常提到他的一部影片,由阿兰德龙主演的《独行杀手》,他非常欣赏在梅尔维尔的枪战片中体现出的那种孤独和冷峻,我们可以很明显地在吴宇森的电影中看到这种推崇。

  另外,吴宇森在儿童时代非常喜欢歌舞片,这在他的暴力美学中其实也有体现,他本人曾这样描述过自己的观点,他说:“所谓的动作,所谓的暴力,对于我来说是舞蹈,是动态的美感。子弹的发射,是音响效果,是电影的节奏。”在他的暴力打斗场景中经常使用升格镜头,在美学的意义上我们可以称为表现性放大,无论是主人公炫酷的射击,还是小喽啰的中枪倒地,可以说兼具武侠的武和舞蹈的舞两种美感。还有就是吴宇森的暴力美学并不是宣扬暴力,而是反暴力的,这里面具有中国式的情感和审美理念,比如说和平鸽、儿童、教堂的大量出现,这也让吴宇森的暴力美学成为一种诗意化的表达。综合这些元素,吴宇森不仅在香港取得了成功,也赢得了好莱坞的认可。

  时下有一词语颇为流行——电影宇宙,如迪士尼在致力打造的“漫威宇宙”,环球致力打造的“怪物宇宙”,还有温子仁的“招魂”宇宙等等。其实,早在1996年,香港导演刘伟强就以古惑仔系列漫画为蓝本,打造起一个古惑仔世界。古惑仔又称“矮罗子”,是香港地区的俗语,泛指刚刚步入黑社会的年轻人,他们由于缺少自己的活动空间,没有财富与势力背景,不得不进入已然确立的力量与权力体系中,而在黑帮社团这一权力体系中,“扛把子”——堂口老大,作为一种社会认同的象征,是无数古惑仔向往的理想地位,它代表了一种底层生活的突围,一种十分冒险但却值得一试的挑战。

  古惑仔第一部《人在江湖》的开篇就告诉了我们香港当时的现实状况——“迁置区人口爆炸,填鸭式教育不曾完善,底层人民的生活压力巨大”,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被黑社会收编,自然而然就成了底层青年发泄精力,消磨时间,寻求社会晋升的一种选择。陈浩南跟他的兄弟们,也正是在一场球场斗殴中,认了黑社会人员为老大,从而走上了这条“激情犯罪”的不归路。如果说这种一只脚踏入地狱,另一只脚迈入牢房的生活,除了纵欲与狂欢外,还有什么美好的东西残存的话,那便是江湖义气,影片所着重塑造的,也正是陈浩南为山鸡等兄弟两肋插刀的江湖情谊,以及东星对“义”的质疑挑战这样一种二元对立。

  “古惑仔”系列电影是以上了发条一般的速度去开工生产制作的,因而叙事模式上并无太大突破,主题上也没有对黑社会形成壮大的社会根源做出更深刻的阐释,制作方面也难称精良,对抗升级的强盗事业在达到顶峰之后,便再无新故事可讲。而随着社会生活的变迁,黑社会时代的没落,曾经辉煌一时的古惑仔系列影片,所能给我们留下的,也只是一种集体记忆下的情怀消费罢了。

  主持人:有人曾用“尽皆过火,尽是癫狂”这句线年代香港电影。那么邵老师,您对那个时期的香港电影的整体形象或者精神特质有什么评价呢,能给我们说一下吗?

  邵猛老师:经过了20世纪60年代的觉醒和70年代的发展,香港社会的本土化在80年代后变的越来越成熟,这对香港电影的发展也产生了深刻影响,比如像香港新浪潮电影的出现。首先在工业层面,吸纳了大量资本的进入,香港之前就有很多大的电影制片厂,比如我们熟知的邵氏、嘉禾、长城。后来成立了一些新的电影公司,比如新艺城影业、德宝影业等,它们又逐渐淘汰了传统的流水线式大厂制片体制,形成了以卫星制为主导的制片体制。整个电影产业变得非常兴旺,香港电影票房在1992年达到了一个历史的巅峰。

  其次,这一时期的香港电影,包括新浪潮,是对商业性的一次探索,它的终极目的并不是美学上的,很大程度上是满足香港社会的大众消费。但同时也在题材内容、表现形式、影像风格等方面进行了革新,从整体上提升的香港电影的艺术水准。从新浪潮后到90年代,香港电影继续进行商业探索,传统的类型片出现了新的整合和变异,黑帮电影的兴盛就产生在这样的环境中,包括后来黑帮电影和青春电影进行嫁接,形成了古惑仔系列。

  无论是在成龙、周星驰、王晶等主流商业片创作者那里,还是在王家卫、许鞍华、关锦鹏等艺术电影导演那里,都有明显的体现。

  1997年之后香港黑帮电影则更多把关注视角着眼于“人”,关注小人物的生存境遇和内心的挣扎,因此我们把香港黑帮电影的这一段时期称为“人文主义时代”。

  以杜琪峰导演为例,在其影片中,宿命是一个始终难以摆脱的命题,而死亡则是人物的最终归宿。社会背景制造宿命,而导演所呈现的社会背景则是全然带有恶托邦性质的,在这个世界中,情义荡然无存,同时其中的人物也不再具有英雄属性,只是一些饱受命运捉弄的边缘人物,这些深陷权力网络的小人物在力图挣脱自己提线木偶的命运对决中往往会走向覆灭。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荒凉与无力之感。

  与其主题内涵相匹配,杜琪峰导演的作品在其视觉风格上,也是鲜明而独特的。在《枪火》这部电影中,商场枪战这场戏的调度上,各个枪手合理排布,以静制动,精心设计的站位和近乎凝固般的姿势体现出一种别致的电影感,同时透露出一种紧张冷峻的气氛,而在两股强大力量即将冲突之前,所形成那种微妙的均势与平衡,往往蕴藏着一股惊人的内在张力,也往往最能够吸引和掌控观众。火力并不密集,但每一颗子弹的爆炸出膛,都在努力的将观众拉近此时此地的生死场。

  其实,该时期导演最为难能可贵的地方在于,尽管他们在讲述一个个与我们的现实生活相距甚远的故事,但导演们仍旧普遍具有着一个还原真实社会背景的意志。例如麦当杰导演的《黑金》,以及杜琪峰导演的两部《黑社会》,以此为代表的影片以一种写意的手法尽可能地揭示了当代黑社会的内部生态以及一整套的权力运作体系,但是同时,这个黑社会又是与现实社会所兼容的,例如黑社会老大的儿子在学校犯了错,也要被老师叫家长。老大自己也需要买菜做饭。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电影是与一定时代的社会经济发展和价值取向相关联的,为什么在八九十年代这样一个时间段内,黑帮电影特别的高产?同时,为什么这些电影中普遍带有一些迷茫悲观的消极情绪呢?

  邵猛老师:事实上香港电影在进入到90年代,尤其是93年之后,进入到了一个衰落期。邵氏兄弟很早就将重心转移到了电视产业,就是我们熟悉的TVB,其他的电影机构也开始转向其他行业。尤其作为巨头的嘉禾公司拆解和重组业务后,让整个电影电影产业变的非常低迷。从1993年开始,香港电影的产量锐减,从最高峰的年产300部电影到后来的年产大约50部,票房也从12.4亿港元跌落到3亿多港元,在整体比较萧条的环境下,当时的一批黑帮电影算是苦苦支撑局面,当然也给观众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感觉上这一时期的黑帮电影特别高产。

  势,获得了高速的发展。港人对自我身份的认知也从一种“失根”状态逐渐发展到对本土文化的认同。但是随着步入新世纪,香港回归被提上议事日程,回归所带来的种种不确定性使得多数香港人患上了严重的“身份焦虑症”,港人对香港前途产生的迷茫悲观的心理自然也通过电影向我们大家表现了出来。

  97年之后遭遇了亚洲金融危机,香港民众始终处于一种不安的状态中。在这样的背景下,后现代文化在香港逐渐兴起,八九十年代建构起的香港黑帮电影的美学主体在90年代后半期遭到了解构,对忠、义这些核心价值观进行拆解,在黑帮片里,以前的那些英雄几乎崩塌,会表现出例如英雄气短等等,以往黑帮片中构建的那个江湖神话似乎也不复存在。根本来说,还是和整个的文化大环境有关。

  邵猛老师:事实上,香港黑帮电影的繁荣,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其实是经过了非常多的艺术家长期的努力。那么当然,当下可能我们很多的导演会推崇,比如说像美国的这些科幻大片,【云鹏工程塑料】专业经营塑胶原料 质量至上 价格合理,尤其是复联四,席卷票房。我们可能一直在谈论去学习好莱坞的电影工业,可能甚至想和他们一较高下,其实我们回过头来思考,我们真正吸引世界的,还是我们中国本土自己的故事,以及我们中国式的传统的思想。我们可以看到,像吴宇森导演,他在好莱坞取得的成功,包括像他的《变脸》最后的两个结局,事实上依然采用的是一个充满中国式情感的结局。我们可以看到,

  好,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欣赏一下《大家·影像》大学生网络影视鉴赏评论节目《脱影而出II》之八:一个时代的象征——漫谈香港黑帮电影帝国构造史。